Enchanted

高考加油…

老相册:

漂浮玫瑰

1920年,Clara Siprell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Sands, sunshine, sail boats

Meadow to the bungalows

Swelling memories

“今天的水甘甜爽口,瞧这成色。” “哟竟然有只奴才不干活在这偷窥我们!”

这周读完《红衫》的我脑洞越来越少………

本来想写chulu,然而还是转到了全员向…
《今天医生很忙,因为大家都摔交…》

小熊走好...安东再见…

蜡烛:

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嗨,安东。我们的俄罗斯小熊。
我这周末可以见到你了,最后一次,我会在荧幕上看到那个笑着的你。
我以为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履行了我的承诺,星际迷航中你所参演的新系列——11.12我都看完了。
很抱歉我只看了你出演的星际迷航的系列,不能给予你更多的词句,我不曾了解过你,但是我却知道那个在荧幕和片场里嘴角高高翘起的领航员。
星际迷航的11.12系列令人耳目一新,这是个新的开启。我看到了你,你的参演使作品有了更多活力与乐趣。在苏鲁旁边的你:那个说着俄罗斯口音的领航员。你的笑容和微卷的金发已经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想,可能以后都不再会有你一样的舰宠了吧?
你为什么就走了啊,为什么?
你才27。好莱坞的大门正向你打开,等着你去探索发现,但结局却出乎了我的意料……我没有想过这将会是你最后的作品。
看着星际迷航里的你,似乎你永远定格在了那个地方,和上一辈的舰长在一起,自由的在宇宙里探索航行。
看着宣传海报却令我有点难受,而电影宣传的时候更令我心酸,大家都在,就是缺了你。
星际迷航全员聚齐,但无论如何也少了一个人。
永远。
我知道人总有一死这种该死的道理,可我就是想起了你,为什么一定要是你,我以后却永远只能在访谈花絮和你的电影里看到你了!
你没有做错什么,对吗?
你的名字,你的资料上的生卒日期都使我无地自容,我的许多英雄都未填上这行该死的日期。
在我的眼里,你是真实的,似乎在屏幕的另一边你还在笑着生活下去,是什么剥夺了你生活的权利?!
你令我遗憾,愤怒,不甘。
我希望你会过的很好,因为你还会是那个最棒的领航员,灵活的操纵着定位仪,在最险峻的时候救下了kirk和sulu。
老一辈的舰长和企业号的成员们会陪着你吗?你们是否已经在宇宙间遨游了呢?
我无法知道,人们在失去你之后给予你太多的头衔了。
你就宛如一颗璀璨的流星,拖拽着炽热的尾巴,划过天际时光彩夺目。令人不禁停下匆匆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将注意力放在了你的身上一会。
但在之后,你却在鼎盛时期坠落于黑夜——但亮丽的白色尾焰仍依旧还丝丝残留在天际中央。
你的尾焰至今仍在我心中燃烧,犹如一道雷电之火,永不熄灭。
我无法为你歌颂,但失去你是我的遗憾,是所有爱着你的人的遗憾。
屏幕里的你离我们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以前我就为你书写了这段文字,我现在仍旧选择用到它:
『你会在万千星辰,浩瀚宇宙中,
随着企业号掠过的一点星光,
勇敢的探索着前人从未踏至过的领域,
你会在真正的天堂享受自己今后应有的人生。
永远的领航员。』
是的,你是我们永远永远的领航员,永远永远的俄罗斯小熊,永远永远的安东.尤金。
【Anton Yelchin
于2016年6月19日因车祸逝世
年仅27岁
R.I.P】

操蛋又事逼的文章审美

野生人类保护基地:

关于【我为什么觉得自己开始渐渐不喜欢看同人了】


幽怜YouLian:



你所要做的——




不是角色屈从于作者,而是作者服务于角色。




俯首吃毒的玫瑰娜:







话糙理不糙,推荐首页的小伙伴一起来看一下这篇文。




接下来是我的废话:




每个人都有不可避免的低级趣味,但是真心觉得当你是在用别人喜爱的两个角色创作的时候,还是要时不时审视自己的底线。如果你已经拿起键盘打算花这些时间和精力去写文,我觉得纯肉、文笔、OOC都是小事,重要的是你对人物要有基本尊重,要心怀善意




我所喜欢的一个西皮曾经也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开始有不少镇圈的优秀作品,但后来热了以后良莠不齐,结果反倒是在我看来非常不可取的一些文章得到了大量的赞美。而当有人想提醒他们,不要肆意地糟蹋别人心爱的角色(例如:各种渣攻贱受、性侵、NTR、喜当爹、肢体伤害、甚至满清十大酷刑)时,他们往往辩驳:“不喜欢不要看”。




可是我想说一句,你写的是我喜爱的人物,放在了我经常阅览的版块,打着我西皮的标签,我要是运气好避开了你,我自然不会说。可是我要是出门没看黄历不小心看到你了,难道还不能让我发表一下个人观点吗?




这样的情节发展,最后总是用心的作者不能得到别人的喜爱,而整天靠着大肉棒和小妖精的标配日天日地的作品霸占屏幕。为什么?因为大多数人在看文的时候总是趋向于感知的快感的。一个耐心铺排故事,很可能比不过一个发情期间哭着喊来睡我的omega。




你开始觉得没事,这是个案,但是一旦这样的文章成为了一个圈子最受欢迎的作品,这个圈子的风向也就变了。没有人会再耐心写故事,你也将会被一大堆哭着来睡我的受、求我我就给你的攻所洗脑。到这个时候,这个圈子也就是大写的💊了。




人是感情动物,每一个写作的人都是花了心力的。而写手其实又特别脆弱,写得呕心沥血,除了出于自己对西皮的爱和萌,当然也会希望能找到别人与自己共鸣。每个人的雷点不同,每个人的三观不同,每个人对人物的理解都不同。




如果有人来批评你,生气是人之常情。我也被挂过,我也会生气。我也曾多事去说过别人,也知道会惹恼别人。没有一个作者是圣人,有的时候,可能只是一念之差、或者无心之失,她们让别人膈应难过。我认为读者有可以友善提醒的权利,而作者也应该有自我反省的意识




归根到底写这个还是为了对自己警钟长鸣。我不是一个优秀的作者,但是码字的时候还是必须问自己:我对人物怀有基本的善意吗?我对这个西皮怀有基本的善意吗?如果我是真心喜爱他们的,不要让他们担负起这些道德上模棱两可、甚至会引人指责的角色。我并不认为同人的人物都要尽善尽美,但是他们至少要是真实可爱的。




而作为读者,我希望我爱的西皮永远充满爱意,希望我在的圈子永远能容得下各种各样的作者,我也希望这些作者都能尊重我尊重的人物、写充满善意的故事。




啊!说了好多废话,又到睡觉的时间了。








宇宙大魔王:







基本审美,第一可以矫正自己写的那些烂玩意,第二可以主动屏蔽烂文章的污染。




基本审美包括对人物性格的基本解读,对故事走向的把握,对剧情节奏的控制,对文笔描述的提炼,对综合环境的融合,哦,还有一个相对正确的三观。




当然对同人作品应该要求比较低,能做到两项我他妈就能看下去,。




一篇小说,人物故事环境要啥没啥,不设置悬念,或者设置的悬念有跟没有一样,看开头知结尾,为了冲突而冲突,麻烦你回去多看两本书。




有的翻译也是没什么审美,辛辛苦苦翻译一篇长文,我看的感觉是这烂玩意也有必要翻译???




我虽然写的不怎么样,但是基本审美还是有的,可怕的是有的人基本的审美都没有还掂不清自己几斤几两。




当然有的读者也很没什么审美,你费尽巴拉写半天,他全部关注点就在搞没搞上,没搞!爱看不看!




性的描述当然很重要,我他妈还专门写过pwp,但是在故事中性的描写应该对文章起到推动作用,性的描写应该是可以反映人物关系人物性格,甚至影响剧情走向的存在。




同人圈子里写手门槛最低,能打字就能写,但是有的人真的是没有一点对原作的尊重,这种尊重是指至少你应该首先对原作人物的性格有个相对客观的全局掌控。




而且既然是同人作品,即使是pwp,也应该保持基本的人物性格吧,你不能说这是套用了这俩人的名字而已。




ooc真的是我第一雷点,老子看文是建立在这两个人的基础上,不是披着这两个人的皮的作者自我代入的意淫。受都是摇着屁股的矫情小娘炮,攻都是重度智障加满脑子艹的种马。




还有的是基本文笔就有问题,每次看到这种文就想把原作者拽过来问她,你告诉我你听到一老美说我操你大爷的你出不出戏。




要不然就是作者特喜欢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屁大点的事人物非要在心里一直矫情,加上一堆郭敬明一样的描写明媚忧伤的描写,真的是卧了个大槽。




还有一种喜欢找一大堆看似很华丽的词强硬的堆砌在一起,事实上作者连基本语法都搞不清楚,每句话里都是语病,看的时候有一种回到初中联系修改病句的错觉。




按理说,我的原则应该是不爱看就滚,没你说话的份。




但是没有基本审美的文手会培养一帮没有基本的审美的读者,这他妈结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还有一点,其实每一个渴望进步的写手都希望有能给自己提出中肯意见的读者,我不想让那些听不得相反意见的人哭哭啼啼搞得所有读者都闭上了嘴。




有的太太写的好的一逼,没什么人看,有的写的烂到西雅图去了,他妈一帮人跟着叫太太,最后写的好的他妈淡圈了,写的烂的出本了,呵呵。




有些文章,我看的时候一万个卧槽,居然还有人到处大力推荐。




最后一点,是三观,作为一个道德相对论者,我的道德底线是很低的,但是很低不等同于没有,有些东西不能碰就是不能碰,比如娈童,受害者有罪论,性别歧视(包括在abo中),你发表的每一个字,都是在助纣为虐,推波助澜。




没有审美,这圈子早晚药丸。




吐槽而已没什么条理。